首页 > 灵兽原创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2020-07-14 09:54:24本站原创 · lingshouke

灵兽按

将原本单体的咖啡门店打造成一个社区“商业综合体”,去共同抵御疫情的影响。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作者/楚勿留香 ID/lingshouke

▲这是灵兽第839篇原创文章

“从2017年接手这个店到现在,已经亏了100多万了。”悠咖啡老板张皛对《灵兽》表示。

受疫情影响,悠咖啡从今年1月20日一直到4月中旬,暂停营业3个月。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复营业一个多月,客流和人气逐渐恢复时,6月11日北京又遭到了疫情的“二次袭击”,北京及其周边商业“损失惨重”。

位于河北三河市燕郊经济开发区的悠咖啡,距北京通州仅一河之隔。新发地疫情爆发,让稍稍恢复元气的悠咖啡又遭“重击”。

但即便如此,张皛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这家店。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原来,我们这些创业的人,很多项目都是从这家悠咖啡走出来的。包括我自己做的几个和互联网相关的项目,也都是从这里起步,一点一点聊出来的。”张皛表示,“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创业聚合的平台。”

这些都是张皛不能放弃的理由。

目前,张皛正在对悠咖啡做“加法”,引进烘焙、教育培训、餐厅、亲子空间等,将原本单体的咖啡门店打造成一个社区“商业综合体”,去共同抵御疫情的影响。

“能存活下来的,以后也可以形成一个正向的循环。” 张皛称。

1

悠咖啡是一家单体咖啡店,位于燕郊开发区燕顺路中兴和园小区,紧邻京秦高速入口,上下两层,共计2000多平方米。

悠咖啡能够撑下去有两个客观原因:

一是,交通便利。京秦高速通车后,因为悠咖啡紧邻高速入口,去北京相对方便,门店位置变得容易找到;二是,门店周边有几个大的小区,商务客户的量不够,可以向社区拓展。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张皛坦言,经营社区内的单体咖啡店比较难,“因为他不是商务区,社区周边的商务群体相对也比较少。这么大的面积,仅作为普通的咖啡厅很难经营下去,所以必须偏向社区。”

张皛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简餐晚餐的价格砸下来,这个可以即时增加营收。

悠咖啡提供一些异国情调的简餐,降低晚餐的价格,既可以增加晚餐期间的客流,又可以增加社区客户的粘性。因为来悠咖啡的消费者,很多都是会员。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当价格降到差不多6折左右的时候,已经与门店周边的品牌快餐店的价格差不多了。但咖啡厅的就餐环境却比快餐厅要舒服得多,从卫生、口味而言,也有保障。

“实际上是拼价格引流。我们之前做商务客户,现在降价引流,有一些实打实的效果。”张皛称。

第二件事是,对悠咖啡二层做了一些功能分区。

二层中间的部分,以咖啡为主,定位于创业咖啡、商务办公等,“燕郊影视人之家”亦是咖啡中单独辟出来的一个板块儿,作为悠咖啡的特色文化场所,有一批导演、演员、编剧等,经常会过来聊戏和拍摄。

二层靠里面的部分,又增加了亲子空间和亲子餐厅。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实际上,2019年底,“亲子空间”就已经装修好了。

因为在经营中,张皛发现来吃西餐的小朋友和家长开始多了起来。

小朋友们都喜欢闹,比较吵,这与悠咖啡原本的商务客户有些冲突,因为谈事情需要安静的环境。但这部分人却越来越多,所以张皛就单独分出了一块儿,做成“亲子空间”。

“亲子空间”里增加了一部分小朋友玩儿的东西,还有一个绘本馆。

这里的餐具,桌椅等都是偏欧式风格的。同时,这里还可以举办小朋友的“生日party”。

张皛表示,未来还要增加烘焙、餐饮和教育培训。

烘焙能够与亲子空间很好的结合。因为过生日肯定需要生日蛋糕,更关键的是,很多小朋友原本就喜欢甜品。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做餐饮,实际上是为了提升客单价。

张皛表示,“因为很多人在悠咖啡谈完事以后,有吃饭的需求。但他们又觉得简餐不太正式,所以我们就计划单独辟出300平方米的区域做餐饮,增加一些烤肉、蒸海鲜等。”

而这些增加的部分都是相关联的。

“所有的板块儿组合在一起,就是一个‘社区的商业综合体’。”张皛表示,“烘焙、餐饮和教育培训,都已经在日程日之中了。”

2

悠咖啡的隔壁就是一个教育培训机构,也是悠咖啡的下一阶段重点。“但所有的这些做好的打算,全都因为疫情停摆了。”张皛称。

但张皛认为,恰恰是这个阶段,大家都需要做一点事情。“见面谈事情去家里肯定不合适,这时候刚好去咖啡厅,反而触发了对咖啡厅的需求。”张皛称,“当大家都在迷茫的时候,见面聊一聊,沟通一下有效信息,所不定就能碰出新的想法。”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虽然在4月份,因为没有开堂食,所以营收下降了50%,但到5月份,营收反而创了新高。

但接下来的北京“新发地疫情”又将营收砸至“冰点”,6月12日后的20几天,客流明显下降。

虽然,疫情影响了教育培训机构的引进,但这仍是悠咖啡下一步的重点。

“为什么引进教育培训,而不是幼儿园呢?因为幼儿园人数比较固定,也就那百八十号人,比较固定。但教育培训却是滚动的,可能就会有几百人。”张皛称。

实际上,市场上的很多其他教育培训机构,都没有家长待的地方。但悠咖啡

有足够的空间,带小孩儿培训的家长可以在咖啡厅休息,这样悠咖啡又可以把家长发展成为悠咖啡的会员,因为所有的会员消费都比较便宜。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张皛强调,引荐教育培训并非什么都自己做,而是提供教室,做成服务平台。 

特别是受疫情影响,很多学校、教培机构等线下课程无法正常顺利开展,特别是对培训行业的冲击很大,很多课外培训机构无法正常开展招生培训。

“但又不能不做,你要活下去。可以找我们合作,我们提供教室。”张皛称。

“既可以固定时间用固定教室,也可以提前预约什么时间用?多少个人?我们都可以提前签订好协议,安排地方。”

更关键的是,合作方式很灵活,各培训机构可以根据自己的班级大小选择合适的教室。

而这些课外教育培训机构班级的小朋友,恰恰又是悠咖啡“亲子空间”的消费者。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亲子空间”的娱乐设施、绘本馆等,都可以给教育培训机构的小朋友们共享。

“这样,大家的风险就都性对降低了,可以共同抵御疫情的影响。”张皛表示,“反过来,与我们合作的这些机构如果能够存活下来,对悠咖啡而言,以后也可以形成一个正向的循环。”

实际上,张皛计划将悠咖啡打造成一个小的社区“商业综合体”,既包括商务咖啡、又包括儿童亲子、烘焙、教育培训、餐厅等,“这些很多是咖啡店业态之内的,只不过我们把他做精做细,又做了相关的业态延伸。”

3

目前,悠咖啡一层的包间、茶室等尚未开放。

所以目前也不需要那么多人。截至目前,悠咖啡有10几个工作人员。

“很多员工是兼职,而且都是熟人,反倒原来工资高的员工都回不来了。”张皛表示,“企业最重要的是生存,我与员工说得再好,开完这个月工资没下个月的,他一样转身就走。”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目前,悠咖啡给兼职员工的工资是12.5元/小时,但这在燕郊已经是比较高的了。

“这些从事过其他职业的人来做兼职,反而比以前全职的服务员要好管理,而且工作态度也好。一是,因为是跨职业,所以视野不太一样;二是,很多人实际上是有职业经验的。沟通起来,更顺畅。”

张皛计划,未来还要引进烘焙。“目前,已经规划好了,房间、设备都齐。”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所有的项目,都以合作的方式去做,并不会自己做。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张皛表示,“来了以后先试,最后你也能挣到钱,我也能给你提供好的平台。”

但现在,大家都处于迷茫期。“都是谈而不试,都想先想把坑儿给占上,说得很好但都落不了地。”

但实际上,悠咖啡的租金每年都按照一定的比例复式递增,张皛压力不小。

张皛还是个连续创业者。

2018年,张皛作为联合创始人、CMO又参与创建了社区生鲜项目“好鲜生”,“智能快消生鲜柜+线上生鲜团购商城”。目前,已经在燕郊和北京铺设了一批智能柜,但项目仍在推广、拓展阶段。

疫情下的实体店|张皛:亏损百万,仍不放弃

当《灵兽》问及他是否焦虑时,张皛笑称,“焦虑这个词儿已经平淡如水了,现在都烤糊了。”

至于未来用几年才能把赔的钱都赚回来?

张皛表示,“确切的说,不知道。但我觉得只要努力,应该会有个结果。”

目前,北京疫情新增病例已经清零好几天了。

“再过一段时间,应该会好一些,客流就应该完全恢复了。”张皛称。(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说点什么... 共有条评论

热评 更多>>
  • 拼多多驶入社区团购赛道,或将面临一场“恶战”?

  • 仓库开到家门口 京东即时配送仍存三疑问

  • 融资4.95亿美元,拿到钱的每日优鲜真有那么乐观吗?

  • 美团再“取缔”支付宝支付,拓展消费信用市场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