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圈

FF上市记:贾跃亭:回国是肯定的

2021-07-23 10:22:49新浪科技 · 郑峻

贾跃亭和毕福康在纽约自拍合影

新浪科技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FF终于上市

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今日正式在纽约纳斯达克市场挂牌交易,股票代码“FFIE”。发行价格13.78美元,收盘上涨1.45%,市值超过45亿美元。这家多次濒临破产的电动车公司最终还是活了下来,走到了纳斯达克,又一次可以开始规划未来之路。

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是每一家创业公司梦想的里程碑。虽然纽约目前疫情再度飙升,但FF一众高管和员工还是赶到了纽约;并不宽敞的纳斯达克大厅挤进了几十号人。

作为FF的CEO,德国人毕福康(Carsten Breifeld)今天不断接受媒体采访,风光发表上市感言,成为现场最忙的人。他此前创办的另一家电动车公司拜腾已经申请破产,能够带领FF来到纽约上市,对毕福康来说也算是实现了梦想。

当然,现场还有一个人,更是所有人的关注焦点。作为FF的创始人,贾跃亭没有接受媒体采访,也没有在现场讲话,只是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自己的想法,称FF91是目前唯一在技术和产品定位上高出特斯拉旗舰一个档次的塔尖产品。

因为众所周知的关系,贾跃亭过去几年始终保持着低调,极少公开抛头露面,更对媒体采访一概拒绝。不过他在上市之前对新浪科技表示,自己目前正在全力准备FF91的交付事宜,FF91将在一年左右交付。

当然,作为中国科技圈最多营销词汇的贡献者,在创造了“生态化反、打破边界、蒙眼狂奔、梦想窒息、创新物种”等诸多令人迷惑的新词之后,此次的FF上市同样不会缺少各种新造词汇与豪情万丈。在这一方面,贾跃亭倒是一点都没有变。

贾跃亭将FFIE的股票代码解释为“智能、互联网、生态和电动”四个英文单词,宣布FF91是全球唯一在产品和技术定位都高出特斯拉旗舰一个档次的智能电动车塔尖产品,拥有无敌的产品力,更宣称要实现对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

抛开这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华丽词藻,在FF上市的今天,不妨来回顾一下贾跃亭和FF的新能源出行之路。今天是FF上市的日子,此时距离FF在硅谷秘密创办,已经过去了七年时间。距离FF发布首款新车FF91,也已经过去了四年半时间。

略微尴尬的是,FF迄今一辆车都没有交付,而且按照目前规划还要再等一年,已经错过了中国新能源出行的第一波风口。用“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来形容贾跃亭和FF的新能源出行之路,或许再合适不过。

贾跃亭和FF比其他诸多国内企业都要更早、更高调进军这一行业,也是最早推出新车型的厂商,但七年时间过去,现在蔚来、小鹏、理想、威马等国产F4新能源厂商早已经上市和交付数万新车,FF才刚刚开始准备量产已经发布了四年半的新车。

神秘创办公司

FF的创业之路开始于2014年。那一年,贾跃亭以考察的名义,在海外逗留了大半年时间,引发了国内的诸多猜测。具体原因外界并不清楚,但他那年的确在加州呆了很久,在洛杉矶和硅谷广泛参观和考察,娱乐生态和新能源出行是他重点关注的领域。

贾跃亭在硅谷参观和试驾了特斯拉,看到了电动车行业的未来增长前景,决定自己投资这个领域。在投资了硅谷电池技术解决方案公司Atieva之后(或是同时),贾跃亭决定自己创办一家电动车企业。(Atieva后来改名为Lucid,转向发布电动车整车,并在2016年底发布了首款新车Lucid Air。)

他通过乐视洛杉矶部门的高管,找来了同样有创业想法的几位前特斯拉中层管理与技术人士,在2014年上半年注资创办了FF。最初的名字是LETV ENV,后来才改名为FF,以区别于贾跃亭在国内启动的乐视汽车项目。

这家公司很快就吸引了美国媒体的关注,而其背后的神秘控制人更是外界猜测的对象。在长达数年的时间内,FF都没有实际的CEO职位,甚至由乐视影业洛杉矶的一位管理人士邓超英挂名。实际上,她是贾跃亭在洛杉矶的代理人,为贾跃亭处理从购买豪宅到注册公司的各种大小事宜。

2014年12月回国之后,贾跃亭又高调在国内宣布了SEE计划(超级电动车生态),创办乐视汽车生态,成为国内第一家宣布进军电动车生态的互联网公司。2016年4月,乐视汽车发布了首款概念车LeSee,并在9月宣布完成11亿美元的首轮融资,创下了全球智能电动车行业的首轮融资记录。

不过,贾跃亭的野心不仅仅是在电动车领域。在短短几年时间内,贾跃亭将乐视从一个视频网站急剧扩张成电视、手机、汽车、金融、体育等七大生态的庞大集团,带动乐视网(300104,股吧)股价急剧飙升。2015年巅峰时期,乐视网的市值突破了1500亿元。

然而,FF并不属于乐视汽车生态,也不属于乐视美国业务,而是贾跃亭个人出资创办和持有的企业。贾跃亭通过高位套现、股权质抵和协议转让等多种手段,从国内套现了近25亿美元的现金,而其中接近一半都投入了FF。不夸张的说,是乐视股民投入的资金造就了FF。

或许是因为资金来源问题,在FF 2017年CES发布会之前,贾跃亭、乐视以及FF之间都在刻意保持着距离,拒绝公开承认彼此的关系。2016年11月,FF创始高管、高级副总裁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在接受新浪科技专访的时候甚至表示贾跃亭只是“主要投资者”,称FF和乐视是合作伙伴。

然而现实是,在最初的四年时间,在恒大投资到位之前,贾跃亭都是FF的实际控股人和唯一资金来源。在他超过十亿美元的资金供应下,FF招揽了包括特斯拉、宝马通用汽车、福特等一大批来自汽车巨头的资深高管及研发人员,雄心勃勃地要挑战特斯拉在电动车行业的地位。

2016年底,新浪科技曾经探访过FF在洛杉矶地区加迪纳(Gardena)的公司总部。当时FF拥有1400多名员工,已经申请了超过1900项技术专利。至少在当时,在研发实力上,FF或许是最有资格挑战特斯拉的电动车创业公司。今年的文件显示,FF实际持有超过800项技术专利,拥有完整的三电技术。

正是得益于贾跃亭在国内高位套现换来的资金注入,FF在很短时间内就组建了一个豪华的电动车创业团队,并在洛杉矶机场附近购置了价值1300万美元的总部园区,还雄心勃勃地计划在拉斯维加斯郊区沙漠地带投资10亿美元打造一个占地5000亩的汽车工厂。

贾跃亭和毕福康在纽约自拍合影

陷入资金困境

2017年1月,FF在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会上高调发布了第一款新车FF 91。贾跃亭也第一次以FF创始人的身份上台,发表了三分钟的英文演讲。为了这次亮相,当时英文并不好的他事先准备了数天时间,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标音熟读。据FF内部人士透露,这场发布会的总预算超过了1300万美元。

这款电动车在当时拥有惊人的参数,甚至超过了特斯拉当时的旗舰车型:FF 91峰值功率783千瓦、电机1050匹马力、续航超过700公里、0-60英里(96公里)加速2.39秒。

在2017年的美国派克峰公路爬坡赛中,FF 91虽然仅仅名列第40位,却创下了电动车参加此次比赛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比特斯拉Model S P90D此前的最好成绩提升了23秒,证明了自己在电动车行业的技术水平。

但在此次风光亮相的背后,却是贾跃亭和FF沉重的债务负担与资金危机。贾跃亭急需这场发布会的成功为FF进行融资准备。早在2016年底,乐视生态就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资金危机,忙着应对国内债务的贾跃亭也无力再像此前三年那样持续从国内输血到FF。

FF也早已传出了拖欠供应商款项的危机,在内华达沙漠的工厂只是清理了一半土地就已经全面停工。据当地政府透露,FF在停工之前已经为这个项目实际投入了1.2亿美元,其中包括3000多万美元的土地购置费用以及8000多万美元支付给施工方的前期费用和材料费。后续建设需要数亿美元的资金,而这是贾跃亭所无力负担的。

融资成为了FF的当务之急。2017年3月开始,FF宣布要进行10亿美元的A轮融资,贾跃亭请来了曾经担任德意志银行和宝马汽车CFO的德国人克劳斯(Stefan Krause)负责融资事务。虽然克劳斯最初表示有诸多投资者表示了意向,两个月就能完成融资事宜,结果却迟迟没有了下文。

2017年是贾跃亭最焦头烂额的一年。尽管FF发布了豪华新车FF91,但没有后续资金投入,量产陷入遥遥无期的境地,而国内乐视各个生态一个接一个出现了资金断裂的危机,大大小小的供应商都在找乐视要结账,甚至在乐视控股大厦里安营扎寨。

然而,在乐视体系陷入严重债务危机之际,贾跃亭却在7月辞去了乐视网的所有职务,悄然离开中国来到美国洛杉矶。虽然他来到美国之后,宣布自己会为乐视的债务负责到底,只是暂时需要专注法乐第的融资和量产工作,但在这个敏感的时刻离开,依然引发了巨大的“跑路老赖”争议。

8月,克劳斯又带来了曾经担任宝马汽车高级副总裁、i系列电动车项目负责人的克兰茨(Ulrich Kranz)出任FF的CTO职位。FF在加州中部城市汉福德租下了一个废弃多年的厂房,准备在这里安装设备开始进行FF 91量产准备,无限期放弃拉斯维加斯沙漠的空地项目。但是直到第二年春天投资到位之前,这个仓库都只是个摆设。

然而,原先说好两个月完成的融资直到当年年底也没有到来。2017年11月,FF宣布解雇两位德国高管,指责他们渎职阻挠公司融资,还要向他们追究法律责任。实际上他们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离开了公司,贾跃亭选择公开撕破脸,显然是异常愤怒。

据新浪科技从FF内部人士获知,克劳斯此前向公司诸多中高层透露,FF融资的最大障碍就是贾跃亭,投资人要求贾跃亭放权才愿意达成投资协议,但只剩下FF的贾跃亭坚决不肯让出控制权。克劳斯在此前帮助FF会见投资人的过程中,还萌发了自己创业的想法。

结果是,两位德国人不仅自己离职,还带走了大批FF的核心技术与设计人才,随后创办了另外一家电动车企业Evelozcity,但专注于客运企业市场。这家公司同样总部位于洛杉矶,后来改名为Canoo,已经在去年12月通过SPAC的方式上市。

由于融资迟迟无法到位,资金断裂的FF第一次濒临破产边缘。贾跃亭抵押了自己此前购置的数栋海景豪宅,FF甚至把总部都用于抵押贷款,但几千万美元只能支撑数个月,FF在不量产车的情况下,每个月的支出也都超过千万美元。贾跃亭亲自承认,如果2017年底无法获得资金,FF就只能破产清算。

再度陷入困境

神秘的白衣骑士在此时出现。从2017年12月开始,FF突然开始逐渐清偿拖欠债务,支付供应商款项,发放员工奖金,继续翻修工厂,购置相关设备;显然FF已经获得了注资,摆脱了破产悲剧。据知情人士透露,FF在年底之前获得了3亿美元资金用于清偿债务和支付工资。

直到2018年6月,救助FF的真正金主才浮出水面。恒大旗下的恒大健康通过67亿港元全资收购香港公司时颖,分批向FF投资20亿美元,获得FF控股公司SmartKing 45%的股权,成为了FF的第一大股东。虽然贾跃亭持股比例降为33%,但却通过超级投票权的设置保留着公司控制权和CEO职位。FF的A轮投后估值为32.5亿美元。

有了恒大第一期资金8亿美元注入之后,FF似乎看到了FF 91量产的希望,汉福德工厂开始购置安装设备,在8月份造出了第一辆预产车,计划在2019年初正式交付。那年7月,恒大老板许家印亲自赶到洛杉矶FF总部考察造车过程,与贾跃亭谈笑风生。

然而,这段蜜月关系只持续了不到半年时间。当年10月,贾跃亭就在香港提出仲裁,要求解除与恒大健康的投资协议,剥夺恒大健康在FF后续融资的同意权。两家公司都愤怒地指责对方故意违约。

据新浪科技了解,FF半年多时间就花完了第一期资金8亿美元,贾跃亭因此在8月份要求恒大提前支付第二期资金5亿美元,双方随后签署了补充协议。但恒大却因为贾跃亭没有履行补充协议(把自己的FF持股转移给第三方),从而拒绝付款,也不允许FF对外融资,导致FF再次陷入资金困境。

仲裁结果是双方各有胜负。FF得以获准继续融资,恒大也得以保留了融资同意权。双方在2018年最后一天达成和解协议,恒大无需继续向FF投资,但保留FF 32%的优先股权,并持有FF香港的所有股权。双方的合作关系就此解除。

虽然了结了与恒大的恩怨,但FF却再次陷入了破产边缘。从2018年10月开始,FF就在等待第二轮融资5亿美元,但这一次融资却迟迟没有到来。FF不仅再度拖欠供应商款项,汉福德工厂再度陷入停滞,还开始采取停薪留职和大幅降薪的紧急应对措施。2018年,FF员工大批离职,连创始成员桑普森也弃船离开。

贾跃亭终放手

2019年3月,FF忽然宣布和已经淡出科技行业的第九城市达成合资协议,要在中国香港组建合资公司,计划未来在中国内地制造、营销和运营电动汽车。九城分三期向合资公司注入6亿美元(第一期2亿美元),但需要FF达到一定业绩目标。

但据FF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实际上这个所谓的投资协议只是贾跃亭和朱骏一起去融资以及在中国落地,双方只是某种程度上的合作伙伴,并没有给FF美国带来量产所必需的投资。

2019年6月,已经累计负债超过1.6亿美元的FF再次进行了裁员,员工数量减少到了300人,汉福德工厂再度变成空厂房,FF91的量产更是成为了没有可能的泡影。

在破产的严峻现实面前,贾跃亭终于意识到:只有自己淡出FF,才有可能引入投资人和融资,拯救这家公司。2019年8月底,贾跃亭宣布FF引入合伙人机制,把公司治理权交给“合伙人委员会”。此外,他还宣布将所持FF股权注入偿债信托,未来上市之后用于清偿国内债务。

一个星期之后,贾跃亭再次宣布自己辞去CEO职位,引入前拜腾汽车联合创始人毕福康出任CEO。曾经表示绝不放手FF的贾跃亭承认,“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了把FF做成。”那个星期,新浪科技赶到FF采访的时候发现,巨大的总部园区已经空空荡荡。

毕福康当时向新浪科技表示,FF需要数亿美元才能量产FF91,如果资金到位就能在12个月内开工投产,在FF91之后还会推出FF81等后续车型。他不断地强调,贾跃亭已经完全放手FF,现在自己才是FF的掌舵者。

实际上,贾跃亭之所以会愿意放手FF,还有另外一个现实原因:国内的债主已经逼到了美国讨债。虽然贾跃亭已经远赴美国,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国内的多家债权人(包括北京MVC咨询公司、上海懒财资产管理公司以及韬蕴资本等等)开始在加州以及加勒比地区法院先后要求冻结贾跃亭在美国的资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在FF的持股。

如果贾跃亭所持FF持股被冻结,FF无法进行融资,就只能破产重组。处理自己的债务问题成为了贾跃亭的当务之急。2019年10月,贾跃亭宣布自己在美国申请破产重组,在经过半年多的多次会谈之后,2020年5月,背负超过200亿元人民币债务的贾跃亭与债权人终于达成协议,成功在加州法院申请破产重组。

按照协议,他把自己所持的FF股权转入偿债信托,未来上市之后优先用于偿还债务。根据这份协议,贾跃亭为自己赢得了四年的喘息之机,也给FF上市扫清了最后的障碍。与此类似,FF也开始与供应商商谈,将所拖欠的债务转为持股,为自己理清债务负担。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FF一直靠着各种短期融资来维持运营。去年4月,FF作为加州企业还获得了美国政府916万美元的新冠就业补助资金,用于支付员工工资与医疗福利相关支出。这笔雪中送炭的资金也给FF续了命。

SPAC借壳上市

最终给FF带来融资的还是上市。尽管仍然处在新冠疫情中,但纳斯达克的上市之路依然热火朝天,谁都不愿错过目前的资本市场大潮。单是今年上半年就有410家公司在这里上市交易,筹集了1060亿美元,创下了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的最高记录。

而特殊目的投资公司(SPAC)则成为了这波股市热潮中的弄潮儿。由于审批程序简单,通过SPAC借壳上市成为了各家创业公司的首选之路。此前的Lucid、Canoo、Nicola等电动车企业都是通过SPAC走进了纳斯达克。

FF当然也希望通过这一捷径上市。今年4月,FF宣布与一家去年7月成立的SPAC壳公司PSAC达成合并计划,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S4上市文件。S4文件显示,FF有高达1.16亿美元的供应商债务信托持股,还有66%的股权被现有股东和贾跃亭的债权人持有。此前的投资者恒大则持有20%的股份。文件还显示,FF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净亏损1.42亿和1.47亿美元。

有了上市融资计划,FF 91的量产再度提上了议程。今年6月15日,FF宣布将在合并交易完成之后的12个月内开始投产,加州中部的汉福德工厂已经具备了量产能力,产能约为每年1万辆。此外,FF还在韩国达成了合作生产协议,并在中国市场寻求代工合作机遇。

毕福康预计,未来FF一半的销量都会在中国市场。为此FF已经与吉利汽车、和谐集团等合作伙伴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为在中国市场销售和服务达成合作。而这些都需要建立在FF上市的基础上。

6月24日,美国SEC批准了FF和PSAC的合并上市计划;7月20日,PSAC股东大会正式批准了与FF的合并交易,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此次交易将给FF带来10亿美元资金,为FF91在未来一年大规模量产和交付提供了资金支持。交易完成后,合并后的FF也在纳斯达克上市交易。

去年11月,贾跃亭公开向债权人道歉,承诺会尽责到底。他当时表示,自己肩负着两大重任,一是偿还债务,二是做好FF。FF此次上市,意味着贾跃亭所持股份可以在锁定期结束之后开始变现,国内的债权人在等待了五年之后终于看到了老贾还债的希望。

那么,老贾还回国吗?贾跃亭今天回答,那是一定的。


说点什么... 共有条评论

相关推荐 更多>>
热评 更多>>
  • 揭秘爆款短视频背后逻辑:如何从0到1孵化账号?

  • 美国CPI 刷新十余年高点 全球性通胀已至?

  • 盲盒玩火,又“玩命”?

  • 张一鸣越来越像李彦宏